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预计亏损60亿-65亿元

 行业动态     |      2020-03-13 13:03

[汽车行业] 可以确定的是,中国首家登陆A股的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的确遭遇了生死危局。继股权冻结、经营困难、流动资金不足等问题之后,2018年度业绩预亏60亿元至65亿元这一公告的发布,又将庞大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8年,中国车市出现了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车市的寒冬显然也波及到了作为经销商代表之一的庞大集团,那么对庞大来说,又该如何面对和处理这些危机?近日,汽车编辑与庞大方面取得联系,了解了现阶段庞大集团面临的难题和破解思路。

图片 1

一、真正的“浩劫”出现于2018年6月

根据庞大集团公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预计亏损60亿-65亿元,同比下降2929.93%-3165.76%,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71亿-76亿元。要知道在2010年,庞大集团营业收入可达537.74亿元,净利润则为12.36亿元。8年内净利润遭遇冰火两重天,作为国内经销商企业代表之一的庞大集团到底怎么了?

事实上,关于庞大集团遭遇“生死”困境的消息集中出现在2018年9月份左右,当时业内流传“庞大汽贸破产”、“庞大将于9月24日清算”等消息。当汽车编辑向庞大集团内部人士求证时,对方直言消息是假的,并表示:“是一些离职员工在朋友圈瞎传,已经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但从这以后,围绕庞大的负面消息似乎与日俱增。股权被冻结、经营困难、频繁高层变动、流动资金不足等问题纷至沓来。2018年度业绩亏损的消息更似乎是坐实了这些传闻。

图片 2

对此,庞大集团方面告诉汽车编辑,公司真正出现风险其实是在2018年6月19号,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称其为“浩劫”。由于银行抽贷162亿元,造成庞大资金链断裂。抽贷事实上是银行在判断企业经营出现问题时,在还款期限前提前收回贷款的行为,而这对于高度依赖银行贷款的庞大来说措手不及,并引发了后续的艰难时刻:更多“债主”纷纷前来要账,让庞大处于资金泥潭。

至于银行判断庞大“经营出现问题”而抽贷的原因,庞大方面并未给出解释,不过从时间推算,2018年5月的一次事件或许是导火索:2018年5月16日,团涉嫌信批违法,庞大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告显示,经查,庞大实控人庞庆华、公司涉嫌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调查等违法事实。证监会依法决定对庞大集团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对庞庆华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对相关当事人武成、刘中英给予警告并分别处罚款30万元、15万元。

除此之外,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7年庞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1.92亿、56.41亿、-16.13亿、11.31亿、-24.89亿,这意味着庞大集团一直深陷主业亏损的状态。2018年一季度,庞大集团业绩继续下滑,净利润4579.73万,同比下滑60.82%,这进一步加剧了庞大的资金困境。为缓解资金压力,庞大集团在2018年5月14日将5家子公司售出,这给庞大带来的收益为6.16亿元。

图片 3

『庞大集团公告截图』

而就在庞大遭遇这场“生死劫”时,政府“看不见的手”发挥了作用。据悉,河北省金融办、河北省银监局、河北省证监局、唐山市政府四家联合发文,要求债权人“不得对庞大停贷、断贷、抽贷,不得罚息,下级行不得以上级行未批准为名不予执行、上级行不得追究下级行责任,新增加的授信贷款有优先受让权,企业信用等级不得降低”等内容,力保庞大走出困境。而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也发文,要求涉及庞大债务的所有司法诉讼统一转到唐山市人民法院受理,规避了庞大债务问题的进一步放大。

庞大集团掌门人庞庆华也表示,通过银行对庞大继续提供贷款等业务,庞大有信心度过这场“浩劫”,而庞大现已处于恢复经营阶段。

图片 4

『庞庆华』

二、庞大的回血策略:借贷、寻求投资、瘦身裁员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除了寻求政府的帮助和银行借贷,庞大也在另外两方面加快布局:寻求投资和瘦身裁员。

在寻求投资方面,2018年7月,庞大汽贸发布拟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提示性暨复牌公告,称将通过转让公司股份的方式引进战略投资人。公告中提到:“鉴于本公司目前正处于发展的特殊时期,传统的业务模式面临严峻的挑战,引入互联网企业,发挥互联网优势结合公司的线下网点资源,成为公司转型升级的关键。因此,公司亟需引进战略投资,通过本公司股东转让所持股份引入第三方优质战略投资者。”

图片 5

紧接着,2018年8月8日,庞大集团与天津五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达成协议,以5.95亿元的价格转让公司5.5%的股份给后者。庞大求仁得仁,短时间内找到了一位互联网企业加盟。

图片 6

而在“瘦身”方面,则关涉卖店、裁员两方面。上文已经提到,庞大集团为了回笼资金售出5家子公司,广汇汽车收购了庞大集团直接持有的德州奔驰、唐山奔驰、邯郸奔驰及济南奔驰的100%股权、赤峰奔驰的96%股权,庞大的全资子公司洛阳奔驰转让其直接持有的赤峰奔驰的4%股权。据悉,这些被抛售的公司均属于盈利性强的优质资产,2017年这五家子公司的净利润占到集团的50%,因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是庞大“卖店续命”的结果。

另一方面,庞大集团还集中出现了高管减持股票、离职等消息,根据庞大集团近期公告显示,从去年11月中旬至今的4个月期间,不断有高层离职、减持股份的公告发出。

图片 7

庞大集团方面对汽车编辑表示,庞大的“瘦身”的计划包括关闭一半的店面和裁减人员。一位知情人士称:“庞大就是品牌太多了”,截止到2018年5月,庞大旗下拥有上千家4S店。为了有效精简店面,庞庆华已有意将其缩减至360家。

而在人员流动方面,庞大称其目前集团约有3万名员工,而“裁员及高管降薪”的确也已经提上了日程,庞庆华已经表示裁员500人、并将现有高管人数减少50%并降薪10%,节省成本的同时,创造更简单高效的经营结构。庞庆华认为,2018年集团出现的种种问题,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高管团队都有责任,而裁员降薪对现阶段的庞大来说不算负面,是应对之策。

三、庞大承诺6月份全面恢复,但目前依然“危机四伏”

度过了资金链断裂的“浩劫”时期后,银保监会、证监会和最高法院出台文件延缓了庞大的资金压力,恢复了银行贷款,庞大也在一方面减除冗余高管和店面,另一方面进行“自身造血”的尝试,作为“无序扩张”后的及时止损,包括租售店面以及卖地变现。庞庆华预测最早3月末、最迟6月全面恢复集团的经营秩序。

图片 8

但显然,庞大集团是否能真正从困境中抽身犹未可知。主要原因在于三方面:首先,庞大自身管理粗犷、无序扩张的“后遗症”仍然明显,诸多新业务均处在“烧钱”阶段,例如叮叮约车、绿行等,这进一步加剧了庞大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而庞大现阶段只能采取暂停或保守维持的办法。不过,庞大目前已经意识到了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其多年来手里积蓄了不少的土地和资源,如能有效将这部分资产变现,或许有助于庞大更加“轻装上阵”,摆脱重资产泥潭。

此外,随着更多造车新势力的加入,汽车新零售概念正在被放大,诸多车企已经自己布局售后维修业务并普及OTA等功能,包括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等企业,随着部分客户被新造车企业分流,传统4S店的主要盈利来源或将受到影响。

再次,由于资金链一度断裂,庞大2018下半年几乎没有资金进车,上汽通用五菱也对庞大失去了信心,解除对庞大集团旗下4S店相关业务授权。据悉,目前双方的合作关系仍未恢复,庞大方面也称需要进一步与厂家进行沟通。

图片 9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面对车市销量的下滑和转型升级的临近,处在汽车流通行业前线的汽车经销商显然也会受到影响。一方面汽车库存占用了经销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新车销量的下滑提升了经销商的库存压力。一位汽车经销商内部人士告诉汽车编辑,现在本来经销商的日子就不好过,而他则引用了中国恒大斥资入股广汇集团获40.96%股权这一例子,用以说明经销商“缺钱”的现状。目前看来,2019年的车市仍存在诸多复杂因素,经销商们只有在新形势下迅速做出反应,才能继续跟行业一起成长。

全文总结:在汽车行业加速转型和变革的大势下,庞大集团,这个曾坐在国内汽车经销商集团头把交椅的企业正处在生死变革的关键节点。虽然现阶段相关部门出台的文件帮助庞大度过了资金链断裂这场初步的“浩劫”,但危机和挑战依然重重,如何让银行真正对庞大重拾信任;如何盘活资本、降本提效,实现庞大经营管理的轻资产化;如何让员工理解庞大大刀阔斧的改革;如何让车企继续对与庞大的合作保持信心,都是庞大集团亟待解决的难题。